怀薇

怀薇,如果可以叫我梨花就好‖初心写手,小学生文笔,我会努力找回所遗落的东西,喜欢温柔细致的文字‖黑塔博爱,主all加,但是不吃极东,尤其菊耀‖间歇性话废,语文老师哭晕在厕所系列2333

努力挣扎出来的一………一坨………嗯是花没错
水溶性彩铅美的飞起当然我这个…………嗯………
算了…………

王熙

老早之前想开坑的aph人设,拖延症没救了【手动再见】
好了感觉自己简直有病【。】
王熙,类似于湾妹港仔的存在,兄控,家人控。
诞生是大概唐末起义【?或者说政治原因】逃到海外的人所组成【也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少数民族,但是文人居多】人数……嗯,多少来着?
逃出去的大概是起义【。】失败外加政治啥的,因为跟大陆的血缘关系,刚开始大概是一种似国非国的存在,服饰礼仪啥的都是传自大陆,因为人民对大陆深切的感情所以重度兄控。
性格开朗,但是对外人来说是个冰山美人,喜欢鲜花阳光音乐彩虹一切美好的事物,虽然身材娇小【面积是霓虹的一半多点,看起来十七八岁】却擅长海上作战,但是最厉害的是嘴炮【因为最开始逃出的时候有很多文人】,性别干脆设定不明好了【喂】其实只是因为长的很漂亮经常被当做妹子,没错是男孩子,长头发扎着马尾,绑着平时不会响的铃铛,眼睛是亚洲人其实也很少见的黑色【其实真的只有很少人是黑色,常见的是小孩子】因为眼睛颜色和长相被嘲笑过,在那之后揍了对方一顿,会剑术而且相当不错,不过知道这点的人不多。
因为以前被耀家妹子当女孩子打扮过,所以其实对自身性别没什么概念,就算穿自己裙子也觉得没问题“反正都是衣服嘛”,导致长安曾经一度认为对方是妹妹。
各方面都继承了耀哥的优缺点,与其说是弟弟不如说是儿子【啥】
当地人民不知道为啥很多都是文科生,尤其医生律师老师这三种,【所以说嘴炮很厉害就是了】
到了现代还是会使用简化过的古礼【多是过节的时候】,对待他人【不熟悉的国家地区和人】会非常【重音】注重礼节,“看起来是个很漂亮但是好像性格冷淡不好接近的人呢ve~”【费里语】,但是其实很爱笑,也会有恶趣味的时候。
笑点泪点其实都很低,笑起来有梨涡,右眼下的泪痣是当地著名景点湖中湖【非常漂亮的地方】。
非常崇拜和自豪中医,会拿中药吓唬不明真相的外国友人,有的时候甚至会吓到自家人,也会让耀哥头疼。
虽然是海岛但是特别喜欢吃辣,越辣越开心,不过不代表会没事,曾经和川爷渝哥比吃辣结果第二天三人集体闹肚子,然后被湘娘嘲笑。
亲近大自然,非常注重环境保护,最喜欢花,因为气候原格外喜欢花,明明是耀家地域里出科技人才较少的一个【也就是不擅长】,结果为了养花硬生生用自己不擅长的科技造出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养花设备,这点让耀哥感到哭笑不得。
家里大型建筑都是古屋,保存得很好,所以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去参观旅游,但是本人对于这点有些苦恼。
因为省花是桃花【其实并不是很适合种,硬是用科技种了很多】,所以经常被误会和本田菊是【亲】兄弟,非常不满这一点。
能够看到妖精之类的,但是并没有因此感到困扰,曾经和英/国交流过这方面的事,然后耀哥非常担心“小熙要是被带坏了怎么办阿噜”。
形容喜欢的事物或者赞叹时喜欢用“漂亮”这个词,比如称赞【打码】的名字很漂亮【不过很少这么做,除非是真的非常喜欢】。
思想其实挺成熟的,但是潜意识觉得懂太多容易累,所以经常有意无意忽视一些东西,感觉某些地方有点天然呆【不知真假】。
安静下来的时候非常温柔,曾被形容“像母亲一样”的状态,不过这种时候很少见,跟耀哥独处或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出现这种样子。
喜欢喝野山果酒,从不用自己种的果树酿酒,喝醉了之后要么睡觉要么变的像安静的小孩子一样,非常非常非常的温顺听话,也很好骗【重音】因为最后一个原因被耀哥下令严禁喝酒,但是其实酒量挺不错的。
在喝醉后曾经被各地区哄骗说出初恋是某个地区,不过在说是哪个的时候睡着了,但是据陕叔回忆,长安曾经收到过王熙送的玉佩。
跟小澳关系很好,赌术运气时好时坏。因为历史原因非常讨厌本田菊【很久以前关系非常好,毕竟住的近】,现在对对方采取冷处理态度,跟琉\球关系很好,在琉\球被欺负时凶狠的揍了对方。跟英\国干过架【初次见面时对方以为是女孩子】,对方惨胜。被法叔觊觎过【美色】。
有一段时间【清】因为家里位置偏远【军事意义不重要】个子娇小【土地面积小】而被耀哥【清政府】漠视,在那段时间里自己发展导致民风开放,接收了很多关于西方的信息,也因此迅速发展。
说话带着小小的唐时古音,自成方言,因为家里位置偏远即使后来被耀哥注意到有的时候也会被不自觉忽视,所以直到现代普通话普及还是会带口音,不过对此不在意反而有点自豪的样子“因为是自家嘛”,学外语倒是会学的很标准,语言天赋满点。
在保留许多传统习俗的时候也会接纳新的东西努力消化,不过不是很喜欢电子游戏什么的。
……
……
……
大概没有了?

乱七八糟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其实也没多久以前】刚刚入黑塔圈的时候做的一个梦,作为旁观视角看着黑塔各位喝醉酒之后群魔乱舞
普爷拉着加加唱歌,唱的是啥我忘了,加加就红着脸一脸严肃认真的在旁边和音【估计是B站教堂系列给我映像太深】然后小少爷在旁边用电子琴伴奏,非常陶醉的用电子琴弹出了钢琴版命运【手动再见【其实并不是命运,是类似的气势恢宏的乐曲】
其它乱七八糟的什么阿尔的笑声老王的哎呀弗朗西斯的BGM,乱糟糟乱糟糟都记不大清了😂

自习课摸鱼w

也就是几个团子,凭着记忆力画的

画米团的时候感觉脑海里都是老米魔性的笑声呐哈哈哈哈哈哈这样【。

依然用呆毛刷着存在感的佳佳,今天依然小天使

伊团依旧萌萌哒,还是情不自禁添了个德团在旁边,话说为啥会有小花花2333

说实话眉团难画的是神情或者说眉毛好吧我这种手残啥都难画-。-

少主似乎还有个小帽子来着,然而我忘记长啥样了,那就当它不存在好了【喂】没有呆毛但是有辫子的少主,说实话不是很喜欢辫子

露西亚感觉直接大了一号wwwwww